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游氏家谱网
千年绝音_0
ispwn2018-9-21 20:22发表于 游氏家谱网 游氏村落 黑龙江查看: 114回复:0 显示全部楼层

3

主题

3

帖子

8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84
楼主


   
   
    千年绝音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一下!
    两下!
    三下……
    一个中年男子正双手执磬槌,跽地击在悬挂于架上的石磬。
    他神情专注,好象与敲击出来的音律混成一片!优美的音律从石磬上飘了出来。
    但是他听到之后,还是不住摇头,显然他不太满意眼前这样的音调。
    他双眼紧紧疑聚着眼前的石磬,不明白为何总敲击不出来让自己满意的音符!
    正在这时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    声音有些哄亮:“曾侯乙,楚王有令,命你在半个月内一定要演奏出来。”传话的是一个士兵。
    他只看到中年男子不停的敲击着石磬。
    他不明白这石磬到底有什么神奇,令他这样如痴如醉,甘愿以性命做担保!
    中年男子好象没有听到,他的双手不停的敲击着石磬,仿佛他的心已经与这音调混合在一起!
    士兵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    这样场面他们之间已经不再是一次、两次的事了,而且已经有过很多次数了,他也早已习惯了。
    好半天,中年男子的双手方才停了下来,现在是秋风凉凉吹起的时候,只见他的额头满是大汗!
    口里不停地喘着粗气,显然他已经是累了;“曾侯乙,楚王这次有令,命你在这半个月内一定要演奏出来。”传话的士兵又说了一遍!
    这个叫曾侯乙的中年男子这才回过头来,看了看传话的士兵,然后点点头轻声的回答道:“知道了。”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。好象这一切对他来说,都很平常!
    “曾侯乙,你真的有把握在这半个月内能够演奏出来!”士兵关心的问道。
    曾侯乙一听,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把握,到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!”
    “未知数,怎么你也答应楚王的要求,这不明摆着去送死吗?”
    曾侯乙一听,无语,望着外面的天空,好一个风淡秋高,万里无云,一片明朗;这一定是一个不错的天气!要是他不编这曲调声,一定要出去好好的游历一番!
    但他不能,他知道在他还没有完成任务之前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想!
    望着室外,他看到大雁正往南迁过冬。突然之间,他的内心升起一丝凄凉;他,曾侯乙。
    曾是诸侯国的公子,自小酷爱音乐,常常击奏《采菱》、《泰山行》等乐曲取乐。
    还在家里组织家僮编奏《大武》。
    《大武》是西周初年创作的大型乐舞。
    传说纣王整日沉缅于歌舞酒色之中,并用许多酷刑来镇压敢于反抗的奴隶和对他不满的贵族。
    他的暴政激起了人民的强烈反抗。周武王的联合了其他部落,又得到了殷商奴隶们的内应!
    向纣王发起了进攻,而每次凯旋归朝的时候,必定会演奏《大武》来庆贺战争的胜利!
    曾侯乙每当演奏《大武》的时候,仿佛看到周武王那付春风得意的脸庞!
    他的声名越来越响,响的让楚王听到了,宣他进宫廷里演奏!
    那次,他进朝廷拜扭伤后的调理谒楚王,楚王以礼相待,便命人南击奏宫廷音乐以示欢迎!
    宫廷音乐宏大,并且优美响亮,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摇头晃脑,如醉如痴!仿佛都身临其境,与音乐声混合在一起!
    这时,他听到了有乐师演奏跑调!他想都没想的就站了起来大声道:“错了,错了,乐师演奏错了。”
   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他们拿眼看着他!他太不知量力了,凭他那点水平怎么能指出宫廷乐师演奏错了呢?
    只有楚王呼地站了起来,紧紧的盯着他问道:“曾公子,你可知这演奏音调错在那里。”
    “楚王,是第十二半音处。”
    “那应当如何演奏。”
    “需三个八度。同出有铭磬匣三具,彩绘磬槌两件方可。刚才乐师演奏的时候只用了铭磬匣两具,彩给绘磬槌一件,故此音调将会跑调!”
    楚王一听拿眼看了看那乐师,只见乐师朝他点了点头。
    “曾公子,果真是好耳力。不知公子可否留在宫廷里为本王演奏调节宫廷曲调!”
    “楚王过奖,我对音调只不过是略懂一、二而已,还望楚王另请高明。”
    “曾公子,你这是在拒绝本王的要求。”楚王的脸一下子变了。
    曾侯乙开始后悔,他应该知道到这龙蛇混杂的楚国,言语应该要谨慎一些才对,他不该暂露头角。他知道楚王的性格,要是谁不遵从他的话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!他自己一死,倒没什么,大不了闭上眼睛就完事,但他不能这样做,他所在的诸侯很可能因此而遭秧。
    他知道大丈夫宁死不屈,同时他也知道能屈能伸的人方才是真正的大丈夫,不管是那一种理论正确,他现在必须要选择后者!
    他没有再说什么,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,楚王看到了,仰头哈哈大笑,那一付不可一世的面孔让人看到了,真想上前撒开他的心看看到底是长的什么样子!
     
    春花开,秋叶落,日复日,年复年,转眼间已经过去十多年了。
    这一些都已经是过去的回忆了,他无端去想起这些干嘛!就算是想起来,这一切能挽回吗?
    外面的秋风飒飒吹起!一片枫叶从树上掉落,这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了,外边的空气好象在凝聚着许多不能言语的东西!
    士兵这时已离开,这演奏室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孤独生活,有些人天生就是喜欢独处,而有些人则是被环境逼出来的,他就是被环境逼出来的。
    十几年都过去了,早已经习惯了。
    “曾先生,王后请曾先生到怡心院为她演奏《采菱曲》。现在她正在怡心院等待。”一个娇嫩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,曾侯乙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侍女走了进来。
    “是梅姑娘,我知道了。”曾侯乙道。
    梅姑娘的全名叫梅若华,是陈王后身边的一名侍女,也是平时为陈王后经常通风报信的侍女!
    “曾先生快一点带上琴瑟跟我一起去。王后可正在等着。”
    曾侯乙没有再说话,他转过身拿起自己平时经常敲击的磬槌,再带上琴瑟跟梅若华往怡心院走去!
    怡心院是一个清静雅致的地方,也是楚王经常和王后嫔妃休息的地方,这地方除了皇宫里的人进来过之外,平时很少人来过。而曾侯乙就是这极少数人的一员。因为自从他进宫廷起的那刻,陈王后就无冤无故地喜欢听他演奏的音调!常常招他来这里为楚王助兴!
    君王有令,臣子不敢不从,服从你就要按照他们的意见去办事!
    怡心院里,陈王后正庸懒的躺在那里,她看起来好象很疲倦,也许她真的是很累!养尊从忧,有时候却容易生病,懒心病!
    “你来了。”
    “来了,现在就为王后演奏。不知王后喜欢听高调还是低调。”
夏天出汗过多与犯困也有关系   “高调低调你都给我演奏一次。”陈王后道。
    曾侯乙不再说话,他知道现在只有演奏方才是他唯一的选择,他取出琴瑟放在膝盖上,然后开始用双手执磬槌敲击琴瑟演奏!
    琴瑟发出袅袅余音,陈王后听的如痴如醉,好象这样的音调,她永远都听不厌!
    刚才带曾侯乙来的姑娘梅若华,一直站在陈王后身旁,她的双眼看着曾侯乙那般专注的神情,不知为何,突然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淡淡地忧伤!这是一份莫名其妙的忧伤,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!
    她是在欣赏他,还是为他而感叹!
    专注做一件事情的男人看起来真的很可爱!
    一拔高调,再拔低调,仿佛这音调带动人的情绪;每次听曾侯乙演奏的时候,对她来说是一种享受,可以将悲伤的情绪化为乌有,这种享受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代替的!
    高调演奏完了,低调也演奏完了。曾侯乙拿起琴瑟站了起来,象往常一样往调音室走去!
    “等一下。”一个声音叫住了他。
    他手里拿着琴瑟停住了脚步,站在那里回答道:“王后还要听什么曲调。”
    “难道你到此,除了替寡家演奏之外,就没有什么别的话好说。”
    “王后,微臣身份低微,实在不配与王后搭话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目光注视着琴瑟!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一点离开这里。回到他自己认为可以心安的地方一个人呆着。
    “寡家命你转过身来,抬头看着寡家。”陈王后道。
    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更别说君叫臣转身和抬头!
    曾侯乙慢慢地转过身去,他内心有一千万个不愿意,也同样要转过身去!
    他满脸迷惑的眼神看着王后,他实在不明白,王后要让他说一些什么?
    “曾候乙,你面对寡家,除了演奏之外,真的无别的话可说。”
    他摇了摇头,他真的不知道该对她说一些话,如果叫他违背良心说一些恭维的话,还不如不开口。如果说出内心的真话,得罪王后,这后果可想而知!开发小孩儿的脑能量机不容等平时就连楚王也怕她三分,更何况是他,在她的眼里,他根本就是一个供她玩弄于手掌之间的猴子罢了。
    祸从口出,他已真正的领教过这样的滋味!
    现在时辰已是黄昏,秋风丝丝的吹过怡心院,带着一些凉意,曾候乙还是站在那里无语!
    陈王后看了看他的表情,突然叹息了一口气道:“寡家真的连找个说说话的人也没有。”
    无言,曾候乙依旧无言。他真的害怕说话,在这里一但说错话,就可能后悔一辈子!
    静静地相对许久!除了彼此听到对方的喘气声之外,还有秋风吹过怡心院的声音!秋风扫落叶,一片片落地的枯叶被带去很远很远的地方……
     
    “你走吧!若华,送他出去。”好半天,陈王后终于开口说道。
    “是,王后。”若华道“多谢,王后。”曾候乙道。这时他才才地出了一口气。
    两个声音几乎在同时发出。
    陈王后挥了挥手,梅若华送曾候乙出去!
    当他们走出怡心院的时候,梅若华转身看了看,见周围无人便对他道:“曾先生,刚才我真的吓坏了。”
    曾候乙看了看她,只见她澄清的双眼正看着自己。然后幽幽地道:“王后问的是我,你怕什么?”
    梅若华一听摇了摇头道:“曾先生,在我的眼里,你是一个令我敬重的人。”
    曾候乙一听,勉强地笑了笑道:“我只是一个弹琴瑟的,有什么让人敬重的。”
    梅若华一听,仿佛内心一阵动容,她的双眼满含着情绪看着曾候乙,好象那双眼睛在对倾诉着她内心的感想!
    看着她的眼神,象极了一个人。不知她现在过的怎么样!曾候乙突然叹息了一口气,然后抬头望了望天空!好象又想起了往昔曾有过的时光!
    那是他还没有接到楚王的邈请时候,菱儿一直倦缩在他的身旁,然后双眼一直盯着他在演奏!他在为她演奏《采菱》。之所以他喜欢演奏《采菱》,因为这首曲调里有菱儿的名字,听起来总会感觉到亲切很多。
    待他演奏好之后,菱儿伸手纤纤玉手,掏出香巾为他擦去额头的汗珠!并轻声细语的问道:“乙,你演奏的曲调真是太好听了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