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游氏家谱网
《徐过风之“无忧宫”》下
ispwn2018-9-21 20:36发表于 游氏家谱网 游氏村落 辽宁查看: 108回复:0 显示全部楼层

3

主题

3

帖子

8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84
楼主


   
   
    《徐过风之“无忧宫”》下
      
   
    第九节
    追逐,在两个人之间进行着。
    戚荒城紧追在徐过风的身后,他当然知道徐过风中了自己一刀,刀上有血,而且,戚荒城感觉到了刀刃切入并划过血肉的微微震颤;但是令戚荒城不解的就在这里,经验告诉他,大凡中了这样一刀的人,是不会以这种速度逃逸的。戚荒城对自己的轻功非常自信,甚至超过刀法,现在,他用了七成功力,而前面受伤的人却在逐渐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    他们早已经出了城区,戚荒城意识到,他追的人正向着树林逃去,戚荒城心想:如果让他进入树林,想要追踪就难多了!
    他冷笑一下,突然使出全部的功力,拼命追赶上去;就像玩笑似的,前面的人似乎也料到了这一点,也加快了速度拼命逃逸。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开一大段!
    戚荒城眼看着前面的黑影进入了树林,他咒骂着:“见鬼!”也很快跟着扎进茂密的树林中。
    进入黑暗的树林,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月光无法穿过茂密的枝叶,崎岖的林中路忽高忽低,浓雾在林间汹涌袭来,戚荒城在林中走了一段,他侧耳倾听,寻找着脚步声,风声和野兽的嚎叫交织在一起玄机莫辨。戚荒城左右看了看,他不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伙人放出的诱饵,他现在更担忧“无忧宫”的守卫。
    戚荒城狠狠地说:“但愿我们不会再见面!”他转身离开树林。
    过了一会儿,“无忧宫”。
    侍卫见戚荒城回来,都迎了上去,“戚大人,您到哪里去了?”
    戚荒城没有回答,“四御建大人怎么样?”
    “一切无恙,大人还在酒宴上。”商远路看着一副败相的戚荒城,“看来,你让他跑掉了!”
    “哼!”戚荒城对总管的嘲讽嗤之以鼻。
    “等等!”商远路拦住了戚荒城,“这是……”他指着戚荒城的肩膀。
    戚荒城才注意到,在他的左肩衣服上,有一滴血迹留在那里,“见鬼!”
    不久之前。
    徐过风靠在一根树枝上,撕下衣襟堵住伤口,紧接着,他就听见戚荒城靠近的脚步声,在徐过风的位置上,戚荒城越来越近,直到站在这棵树的正下方,徐过风屏住呼吸,他能逃到这里,已经是万幸,他已经没有丝毫反击之力,如果来人发现他在躲在树上,他只好乖乖束手就擒。
    戚荒城似乎没有前进或后退的意思,他站在那里,四下寻找着;徐过风感到不妙的事情是,他的伤口很深,一路上,血流了不知有多少,现在也还在流,徐过风一时间无法止血,而糟糕的是:血顺着树枝在慢慢流淌,徐过风发现的时候,一滴血已经摇摇欲坠,徐过风无法阻止它落下,他看了一眼那滴血的落点,正好在戚荒城的头顶上!徐过风看着一动不动的戚荒城,又看看那滴血,咬紧牙关!
    血滴终于落下,在空中以慢镜头的方式坠落;
    “但愿我们不会再见面!”戚荒城一边说着,一边转身,徐过风看着那滴血朝着戚荒城的头顶落下,终于,溅落在戚荒城的肩膀上。
    徐过风听着戚荒城终于走远之后,长出口气,“好险……”说完,他从树枝上跌落在地。
    翌日清晨,戚荒城带人沿着昨夜徐过风逃亡的路线寻找,阳光之下,令人瞠目结舌的发现是,血的脚印,从无忧宫一直进入树林;戚荒城心中想:对方是人还是怪物,流了这么多血,竟然还能用那样的速度跑了这么远。众人进了树林,戚荒城踏着血迹和记忆来到昨夜止步的地方,树上留下的血手印非常清晰,树下还有一滩血迹。戚荒城蹲下来看着地上的血,血迹在此结束,戚荒城望着树林深处,喃喃自语:“你是死了,还是真的化作厉鬼?”
      
    第十节
    子夜时分,“普渡寺”大门外。
    从他目送徐过风离开后,和就一直坐在庙门外的石阶上,从黄昏直到夜晚。
    “我可以和你一起等吗?”有人在他背后说话。
    “方丈!”和站起来,看见晚觉方丈站在他身后。
    晚觉笑笑,“你坐下吧。”他走到和的身边站下,看着无边的黑夜。
    “方丈在等徐过风吗?”和问。
    “算是吧,”晚觉说,“如果徐过风带身上出现白癜风如何做你姐姐回来,下一步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    “我和姐番薯粥给人带来的好处姐会离开,去一个‘无忧宫’找不到的地方。”和瞪着黑夜说,“我想,只要能从‘无忧宫’逃脱,剩下的事情,就没有什么困难了!”
    晚觉没有说话,他看看孩子,再次凝视黑夜。
    “徐过风会成为和尚吗?”和突然问晚觉。
    “我不太肯定,但我以为他会,”晚觉说着,“如果他真的想那样的话,我会收他做弟子的。”
    “也许这是个不错的结局。”和看着晚觉说。
    “为什么说‘也许’?”
    “徐过风,他,”和一时不知如何表达,“对于他,佛法又能带给他什么呢?”和摇摇头。
    晚在孕中期会有何情绪和表现觉没有回答,也许同样的问题也在他的脑海中盘旋。
    黑夜里,响起沉重的脚步声。
    和立刻站了起来,竖起耳朵听着,眼睛瞪得大大,紧盯着黑夜深处。
    一个高大的身影,踉踉跄跄地从黑暗中挣脱出来,一张惨白的面孔。
    “徐过风!”和迎着他跑了上去,他一边跑一边问,“姐姐呢?她在哪里?”
    徐过风按住伤口,看了一眼和,又看了一眼晚觉,此时,他才发现,“抱歉”这两个字,竟然如此难以说出口。
    “你受伤了?”和走近看见了徐过风的伤口。
    徐过风最后的视线里,他自己倒下来,和跑到他身边喊着他的名字;晚觉正从石阶上跑下来,黑暗的世界,变得更加黑暗……
      
    第十一节
    “无忧宫”。
    “在下无能,在树林里让刺客跑掉了!”戚荒城向四御建禀报。
    “刺客?”四御建拿着酒杯说,“我可不这么认为,如果他想行刺我的话,为什么会出现在‘月神’的房间里?”
    “这……”戚荒城语塞。
    “你做得不错,先下去吧。”四御建摆摆手,戚荒城离开。
    不久,“月华阁”。
    夜露苦为四御建斟满酒杯的时候,四御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:“我很高兴看到你最近的改变,虽然,我以为这种变化非常缓慢,但是看了你今夜的反应,我倒是喜出望外!”
    夜露苦脸上没有表情,“我不认识那个人。”他躲避着四御建的目光。
    “你没有和他走是对的,未来你会明白今天的选择意味着什么。”
    四御建不再说话,夜露苦只是感觉身体周围一阵寒冷。
      
    十二节
    徐过风睁开眼睛,一片久违的明亮静静躺在他的身边,他从地上坐起来,感觉四周的景物有几分熟悉,他走了几步,视野豁然开朗,一派云山丽景在他面前从容展现。
    “出云山?”徐过风惊叹着,“这是出云山!我为什么回到这里了?这怎么可能?”
    就在他惊讶不已的时候,不远地方,一人白衣坐在一块石头上,面对山谷涌出的白云泰然长啸。
    徐过风带着几分期许、几分怀疑、几分愧疚向着白衣人走了过去。他越走越近,屏住呼吸,几近神圣,就在这时,白衣人转过头来,笑着对他说:“过风,你来了!”
    “师兄?”徐过风看见顾鸿远形容一如生前。
    “来吧,过来这里,陪我坐一会儿!”顾鸿远轻轻拍拍身边的地方,“欢迎回来!”
    徐过风终于还是坐在了顾鸿远的身边,他盯着顾鸿远看着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    “我想你一定很惊奇,是吗?”顾鸿远看着白云苍狗,“为什么会在这里,为什么会坐在我旁边?”
    徐过风张张嘴过了一会儿才说话,声音干涩微弱,“我是否已经……死了?”
    顾鸿远笑了,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因为你亲手杀死我?”
    “不,不是的……”徐过风想为自己正名。
    “让我告诉你吧,你会回到这里,只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,这里,是你心中所向往的地方。”顾鸿远慢慢地说。
    徐过风低下头,笑了一声,然后看着顾鸿远,“我之所以能看到你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?”
    “你说呢?”顾鸿远似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    “我记得自己受了重伤……”徐过风记起在“普渡寺”的最后一幕。
    “先不说这些,这几年你过得如何?”顾鸿远问。
    徐过风长叹一声,沉默着。
    “在血海中沉浮的滋味,并不好受吧?”顾鸿远看着徐过风说。
    “不知何时,当我回想自己走来的路时,我已经沉浸在黑暗之中了。”徐过风无奈地说,“我几乎想不起在出云山,和师傅,和师兄你渡过的时光,我想,那是过于闪光的回忆,像我这样被黑暗浸透得比黑夜还黑的人,是不配拥有的……”
    “不,你想错了,那些美好的时光是不会消逝的,永远不会!它深埋在你心底,令你午夜梦回,给你坚持下去的力量,你出现在这里,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顾鸿远说,“我现在和师傅在一起……”
    “师傅?他现在好吗?”徐过风急切地问。
    “我们的状态大概不能用好坏来形容,”顾鸿远笑着说,“不过,我们经常回忆起与你的日子,真是令人怀念……”顾鸿远神态悠悠神往,他看着徐过风认真地说,“也许之前的生涯,你无法选择,但是,你可以选择未来的;师傅和我都欢迎你回来!”
    徐过风抬起头,仰望着宽容的蓝天:“似乎离开了出云山,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空……听你这么说,我真想起身和你离去,只是……”
    “只是什么?”
    “只是,那些困惑我的,依中国白癜风治疗中心的环境怎么样然存在,我只是用这种方法逃避它,却永远没有机会回答这些问题了。”徐过风叹了口气。
    两人如此坐着,任时间沉默。
    “有件事,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,”顾鸿远说,“我知道你对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,其实你不必心怀歉意,倒是我要感谢你,是你拯救了我的灵魂,却背负起我的罪孽,惭愧的应该是我。”
    “鸿远师兄……”徐过风看着顾鸿远,感觉心中的寒冷,荡然冰释。
    “替我问候师傅,也许还需要些时间,我们才能相聚。”徐过风站了起来,准备告别。
    顾鸿远点点头,“过风,做出你自己的选择吧!”
    徐过风眼中的人物和风景在迅速的虚无,他本来空灵的身体,被一阵无法抑止的疼痛拉回现实中,
    “啊……”徐过风忍不住呻吟着,从床上坐起,又倒了下去,他圆睁的眼睛,努力辨认着这个地方,昏暗中,他只看到一双慈悲的眼睛,看着自己。
    晚觉用手按在徐过风的额头上:“不要害怕,这里是‘普渡寺’。”
    “方丈……”徐过风感觉喉咙干裂,“我刚才做梦,去了另一个世界……”
    “你不是做梦,是真的去了,刚才你的脉搏和心跳都没有了……”晚觉看着徐过风的脸,“无论你做了什么,现在,你回来了。”
    “方丈!”徐过风抓住晚觉的手臂,“和,在哪里?”
    “他去睡了,你昏迷了许多天,这些天他一直在照看你,几天没有睡过了。”
    “方丈,我让他失望了,我没能带他姐姐回来……”
    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……”
    “不,你不知道,他姐姐为了他而不愿离开那里,我该怎么去对那个孩子说?我该怎么将那女人的嘱托,转答给和?”
    晚觉一时无言,“不瞒你说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你醒不过来了,甚至是我……但是那个孩子,他没有放弃,他相信你。即使你没有救回他的姐姐,他依然相信你!请不要忘记这一点!”
    徐过风游丝般的意识,再次消散。
      
    十三节
    徐过风醒来的时候,感觉有人在触摸他的身体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